【读书荐】比尔·盖茨力荐,这本书教你如何应对


来源:远读重洋

ID: readabroad

作者:远读重洋



这本书的名字叫“Upheaval:Turning Points for Nations in Crisis”,翻译过来就是《剧变:国家危机中的转折点》



盖茨推荐这本书最大的理由在于:不管是个人还是国家,都会在发展的过程中遇到危机,而这本书就是教我们怎么去应对危机的。


盖茨敢这么毫无保留地推荐这本书,书的作者肯定也不是普通人:他的名字叫做贾雷德·戴蒙德(Jared Diamond)。


你也许不太熟悉这个名字,但你肯定听说过他之前写的另外一本书,叫做《枪炮、病菌与钢铁》。这本书曾经获得过普利策奖,还被《时代》杂志评为“有史以来最好的非虚构类书籍之一”。在国内很多大牛的推荐书单里,你都能看到这本书。



那么,这本书里提出的解决国家和个人危机的方案是什么呢?这个方案能不能给中美关系带来一些启示呢?

下面,我们就一起来看看这本《剧变》,到底为我们带来了怎样的答案。



“转危为机”的12个步骤



《剧变》这本书的大部分内容,都在讲述不同国家应对危机的历史。

但这本书的核心理论,却来自“个人应对危机”的经验。

戴蒙德从自己的人生经验出发,总结了12个应对危机的步骤,然后把这12个步骤优化之后,应用到了“国家”层面。

戴蒙德认为,一个国家在应对“国家危机”时的反应,跟一个人应对自己“人生危机”时的反应,并没有本质的不同。


为了论证这一点,戴蒙德选择了自己比较熟悉的7个国家,包括美国、日本、德国、芬兰、澳大利亚、印尼和智利。

他通过分析这些国家的历史,论证了这套危机解决方案的可行性。

我们先来看一下,戴蒙德总结出来的这12个步骤具体是什么:


  1. 承认危机

  2. 接受解决危机的责任

  3. 确定危机的边界

  4. 求助外界

  5. 借鉴榜样

  6. 自我力量/国家凝聚力

  7. 诚实地自我评估

  8. 应对危机的经验

  9. 耐心

  10. 灵活性

  11. 核心价值观

  12. 个人约束条件/国家地缘限制


接下来,我会用戴蒙德自己的亲身经历,来给你详细解释一下这12个具体步骤。


我们先以第一人称的视角,来看看戴蒙德当时经历了什么:



险些自暴自弃的剑桥高材生



21岁的时候,我经历了职业生涯中最严重的危机。


我在波士顿长大,父母都受过良好的教育;我的父亲是哈佛大学教授,母亲是语言学家、钢琴家和教师,他们都鼓励我热爱学习。

我上的是一所很棒的中学,然后是一所很棒的大学,哈佛大学。


我在校期间成绩优异,各门功课都拔尖。在大学期间我还完成了两个研究项目,最终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哈佛毕业。


1958年,我又顺利考取了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生。

我以为自己还会像以前那样一帆风顺,我甚至都打算好怎么去欧洲各国旅行,顺便实践一下我学会的6门外语。

但很快我就发现,在英国读研究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一开始我跟着导师研究电鳗发电,但在研究过程中,我甚至连一些打杂的事情都做不好。

在我来剑桥之前,哈佛大学的老师曾经极力推荐过我。但现在,我和我的剑桥导师都明白,我让他们失望了。


作为研究助理,我对导师毫无用处。

他把我转到了一个独立的实验室,让我自己随便选择一个研究项目。

为了证明自己,我选择了一个比较擅长的项目——研究胆囊。

我以为自己能很快攻克这个项目,站稳脚跟。但每当我测量实验数据的时候,数据显示的都是零。

我尝试了一次又一次,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任何一步,但结果仍然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。


1959年6月,我在剑桥参加了一次非常重要的国际学术会议。

会议上有几百名科学家都发表了他们的研究论文,但我却没有任何的研究成果,我觉得自己很丢脸。

我曾是天之骄子,我已经习惯了名列前茅,但现在的我只是个无名小卒。

我开始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从事科学研究。

那段时间,我反复阅读梭罗的名著《瓦尔登湖》。



我读到了一句让我非常震惊、但又感同身受的话:追求科学的真正动机,只是为了得到其他科学家的认可。

我发现,这的确是大多数科学家的奋斗动机,包括当时的我。

但在梭罗看来,这个动机只不过是“空洞的借口”。

梭罗认为:我们应该弄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,而不是被虚荣心所迷惑。

这个观点进一步加深了我对自己的怀疑。我在剑桥做的这些研究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如果不是我内心真正想做的事,只是为了别人的认可,继续这样下去的意义何在呢?

我给自己放了一个月的假,去了一趟芬兰。在这里,我尝试学习芬兰语。


我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学习语言,学得也很快。

我的科学研究总是失败,让人沮丧;但学起语言来,我一直都非常高效和快乐。

我开始认真考虑放弃科研,从剑桥辍学,去瑞士做一名同声传译员。

虽然作为一名翻译,我的工资不会很高,但至少我做的是一件自己喜欢并擅长的事。

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父母。我能感觉到,因为我的痛苦和困惑,我的父母也很痛苦,但他们始终没有擅自替我做决定。


有一天早上,我和父母一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父亲给了我一个温和的建议:

“为什么不再坚持半年呢?因为几个月的挫折,就放弃了20年的人生规划,是不是有些太早了?”

“要不先回到剑桥,再给自己一次机会,如果没有成功,半年后我们仍然可以选择放弃。”

父亲的这番话说服了我。我想也是,不急于一时,半年后我仍然可以选择成为一名同声传译员。


于是,我回到了剑桥大学,继续我的胆囊研究。

没想到,因为两位同事的帮助,我很快就解决了胆囊研究的问题,我的研究成功了。

研究结果甚至引起了其他科学家的注意,这让我兴奋不已。

随着胆囊研究的成功,我对科学家虚荣心的怀疑也逐渐消失。半年后,我并没有离开剑桥。

我在剑桥大学待了四年,完成了博士学位。回到美国后,我成为了一名非常成功的生理学家。

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重大危机,一种常见的个人危机。非常幸运的是,我克服了它。



戴蒙德做对了什么?又做错了什么?



这就是戴蒙德第一次人生危机的故事。

他提出的解决危机的12个步骤,分别是如何起作用的呢?


首先是第1步,承认危机。

在这里,戴蒙德给“危机”下了一个定义:

当你发现自己面临一个重大挑战,而这个挑战你没办法用平常的应对方法克服时,就意味着你遭遇了比较大的危机。

为此,你必须想办法去寻找新的应对方法。

比如,当戴蒙德在剑桥大学一次次经历挫折的时候,他在美国一帆风顺的人生经验就完全用不上了。这时候,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危机。


不过,戴蒙德也提醒我们:人生中的很多大危机都是突然出现的,这种危机我们马上就能发现,比如突然被解雇、自然灾害等等;

但也有很多危机是隐蔽的,比如情感破裂、慢性疾病等。这种时候很多人会麻痹自己,认为自己并没有遇到危机,从而错失解决危机的时机。

因此,勇敢地承认危机是非常难能可贵的。

我们再来看第2步,接受解决危机的责任。

戴蒙德发现,很多人都愿意承认自己身处危机,但他们往往会把自己扮演成危机的“受害者”,以这种方式来逃避“解决危机的责任”。

注意,这个责任不是导致危机的责任,而是解决危机的责任。


它们有什么区别呢?

举个例子,某个地方突然发生了地震,地震的灾民在这个事件的发生上是没有责任的。

但是,如果灾民就此把自己当成受害者,彻底放弃与危机对抗,那他们就是在逃避解决危机的责任。

这一点在国家之间的战争上体现得淋漓尽致——如果一个国家无缘无故遭受了侵略,责任肯定不在被侵略的国家;

但这个时候,被侵略的国家一定要承担起保家卫国的责任。如果逃避责任,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受害者,那这个被侵略的危机就很难被化解了。

上一篇:最受准妈妈欢迎的胎教方法在这里哦!
下一篇:500万人即将失业?这本书告诉你如何不被人工智能